欢迎光临无锡建国中医院!
首页 媒体报道 >
发表日期:2013-04-15 16:34:51 出处:无锡建国中医院 作者:院长办公室

中国抗生素滥用严重 专家批或衍生无穷后患

    针对我国抗生素使用存在的“不用对的,只用贵的,需要时用,不需要时也用,超时或超量使用”的问题,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传染病预防控制所所长、中国微生物学会副理事长徐建国研究员近日直言:中国滥用抗生素情况已到不容再忽视阶段——
    头疼、感冒或者拉肚子,很多人往往习惯自己到药店,去买些头孢类药物消炎杀菌……殊不知,这些看似普遍的习惯,却与近期在德国蔓延的肠出血性大肠杆菌疫情及去年曾引起恐慌的“超级细菌”之间,都有着极大的关联,在其背后,折射出的是抗生素的滥用问题。
    在中国科协日前举办的主题为“认识超级细菌——从德国肠出血性大肠杆菌到耐药性超级细菌”科学家与媒体面对面活动上,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传染病预防控制所所长、中国微生物学会副理事长徐建国研究员说:细菌耐药性问题空前严峻,要高度重视抗生素滥用问题。

    “大多数细菌其实是好细菌”
    细菌是单细胞生物,非常小,必须用显微镜才能看得见。但我们现在一说细菌好像都是致病的,实际上大多数细菌是好细菌。徐建国首先“纠正”了人们的错误认识。他说:“事实上,我们离开了细菌也没法生活。如果把细菌全部杀死,在无菌的环境里给他很好的营养,他也不会活很长时间。”
“例如大肠杆菌,99.99%的细菌都是好细菌,不致病。”军事医学科学院微生物流行病医院研究员、国家973项目首席科学家杨瑞馥介绍说:大肠杆菌可以被分成一百多个类型,其中只有16个是对人致病的。通常情况下,绝大多数大肠杆菌都非常安分守己,它们不但不会给我们的身体健康带来任何危害,反而还能竞争性抵御致病菌的进攻,与人体互利共生。大肠杆菌在每种哺乳动物体内都存在,也是人类肠道菌群的正常组成部分。
    虽然绝大多数大肠杆菌与我们和平相处,但仍有一些特殊的大肠杆菌能致病,严重时会危及生命。肠出血性大肠杆菌就属于大肠杆菌中颇具“攻击性”的一类。

    我国滥用抗生素严重
    抗生素,以前被称为抗菌素,它不仅能杀灭细菌,而且对霉菌、支原体、衣原体等其他致病微生物也有良好的抑制和杀灭作用。抗生素可以是某些微生物生长繁殖过程中产生的一种物质,用于治病的抗生素除由此直接提取外,还有完全用人工合成或部分人工合成的。也就是说,抗生素就是用于治疗各种细菌感染或抑制致病微生物感染的药物,但它对病毒引发的疾病无治疗作用。
    我们常用药中的抗生素包括沙星类、霉素类、头孢类、磺胺类等。比如链霉素、氯霉素、甲砜霉素、头孢唑林、头孢拉定、头孢哌酮、阿莫西林、甲硝唑、磺胺密啶、磺胺甲恶唑等。
    我国是滥用抗生素情况最严重的国家之一,抗生素的使用存在“不用对的,只用贵的,需要时用,不需要时也用,超时或超量使用”等问题。人类在治疗疾病时使用抗生素,同时也锻炼了细菌的耐药能力。当这些细菌再次传染的时候,就对原来应用的抗生素产生了一定的耐药性,如此反复,最终就会使其对这种药物不再敏感。
    世界卫生组织的一份相关资料显示,中国国内住院患者的抗生素使用率高达80%,其中使用广谱抗生素和联合使用的占到58%,远远高于30%的国际水平。更令人触目惊心的是,我国每年有8万人直接或间接死于滥用抗生素,因此造成的肌体损伤以及病菌耐药性更是无法估量。
    在身体不需要抗生素的时候滥用抗生素,可以导致菌群失调,最直接的结果就是人体免疫力下降,病菌产生了耐药性,如此恶性循环,最后会导致超级耐药菌的产生。
    另外,家畜的饲养过程中滥用抗生素所造成的抗生素污染也十分严重。中国科学院北京基因组医院副所长于军研究员表示,由于用在家畜身上的抗生素的价格低于用在人身上的,所以在家畜饲养过程中抗生素的滥用应该更严重。研究表明,动物产品残留抗生素的量一般极低,对机体的直接毒性也很小,但长期食用后,可在体内蓄积,给人体健康带来危害。

    细菌耐药性问题空前严峻
    “通过基因组解析发现,造成德国疫情的产志贺毒素大肠杆菌,带有大量的抗性基因,即各种抗生素基因。”杨瑞馥说,这种细菌就是超级耐药细菌,其可怕之处在于抗生素药物对它不起作用,严重时人们几乎无药可用。
    “超级耐药菌的出现、传播和扩散,肯定和滥用抗生素有关系,这个事情不容忽视。”徐建国说,因为使用了抗生素,细菌的耐药性就出现了。抗生素的使用把耐药性敏感细菌都杀死了,这个问题不容忽视,这是一个社会问题。
    超级细菌的出现,给我们敲响了警钟。细菌耐药性问题空前严峻,我们要高度重视关注抗生素滥用的问题。民众使用抗生素要处方化,不能自作主张、看看说明书就吃;政府也要对抗生素科学使用,加强监管。动物使用抗生素问题也要引起足够重视。

    摆脱抗生素滥用需要技术突破
    “如何来确定患者到底是哪种细菌感染,该用哪种抗生素?”于军表示,从技术上说,如果在分子水平能检测出DNA序列,理论上就能检测一个细菌的序列。医生从患者呼吸道取得样本,直接测序列,就可确定是哪种细菌。但目前技术水平还无法迅速检测细菌、确定用哪种抗生素。用传统的细菌培养方法来检测细菌,至少要等两三天的时间,让医生等实验结果出来再给病人开药也不太现实,病人肯定不能接受,这是导致抗生素滥用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。
    在专家看来,如果能在耐药性检测上有突破,或者在医生开药后,只需要一到两个小,甚至更短的时间就知道哪几种抗生素能用,这样就会解决很多问题。“当前,我国的科学发展还达不到,最理想的状态就是医生能在很短的时间内拿到实验数据。”徐建国说。
过去,我们总想生产一种抗生素,把所有的细菌都杀掉。如果我们能够认识每个细菌的DNA,策略就会发生改变。据于军介绍,科学家正研究根据DNA测序的方法测出细菌所有遗传密码的组成,然后据此来追溯源头,找到治疗相关疾病的办法。未来可能将凭借DNA测序找到某一种细菌特有的“死穴”,设计特殊的抗生素,有针对性地杀掉这种细菌,这是未来抗生素研究很重要的策略。